Taifei menu

泰飞资讯

    义乌私家调查岳母病重我带女儿回去看望

    义乌私家调查岳母病重我带女儿回去看望,我叫徐森,45岁,是一名单亲父亲,女儿7岁了,在读小学,我工作忙,平日都是妈帮照顾孩子和家,我爸很早就过世了,是妈把我们姐弟三人拉扯带大,现在老了又帮我带孩子。对于妈,我心存愧疚,她都快70岁了,还让她一直为我的事担忧。

    说起我那段婚姻,可以说得上幸福美满,但是一场车祸夺取了老婆的性命,当时我在外地出差,赶回来的时候遗体已经被丈母娘接去安葬了,没能见到老婆最后一面,是我今生最大的遗憾。

    后面我把房子卖了,租小一点房子,把乡下母亲接来让她帮忙照顾女儿。人死了日子还是要过,况且女儿还小,妈也老了,我再颓废下去,就对不起她们。

    这些年妈时不时跟我叨念再婚事情,每次女儿听到,都会闹别扭,甚至会不高兴一段时间,我知道女儿不想我结婚,她心里只有她妈妈,我何尝不是,心里只有老婆,就算过去5年了,一直没忘掉她。

    所以传来岳母病重的时候,我毫不犹豫带着女儿前去探望,几年不登门,岳母家里倒是没多大变化,就是多了一个保姆,一直戴着口罩,我看着眼熟,但是她一直低着头,好似躲着一样,一直盯着人家看也不太礼貌,就没再去注意她了。

    岳母病好了很多,看到女儿很开心,吃饭的时候还能上桌跟我们一起,饭桌上女儿一直扭头看厨房,视线跟着保姆转,后面还冲着保姆喊妈。

    这一声把我吓傻了,赶忙呵斥她,女儿非凡不听,还冲过去抱住保姆不放,哭着喊:“妈妈,我好想你。”

    保姆也哭了,岳母家人都哭了,我一个人愣愣的,最后我才知道,老婆当年确实出了车祸,她的面容毁了,她求岳母配合演了这场戏,跟我说她死了,让我忘掉她,因为她副样子没办法面对我面对世人,她不想连累我,所以对外就说她死了。她的面部神经毁了,没办法修复,只能每天戴着口罩,哪里也不敢去。

    不想竟被女儿认出来,刚开始她还不愿承认,岳母看孩子可怜才说了实话。

    我的心情五味杂陈,看着眼前这个怯懦敏感的女人,跟以前那个自信漂亮的人简直判若两人。对她又恨又爱,但是不管她成什么样,都是我的老婆和孩子妈。可是不管我怎么劝,女儿怎么求,她都不愿跟我们回去,你们说我该怎么办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