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ifei menu

泰飞资讯

    我丈夫什么都按照家里的恳求循规蹈矩

    秋意正浓,我和老公下了班之后安静的在公园散着步,突然老公接到一个电话,挂了以后脸色略显尴尬,我问是谁打来的,他犹疑了半天,义乌侦探调查我丈夫什么都按照家里的恳求循规蹈矩,才讲出来是我的婆婆又想来家里住,我的眉头一紧,之前婆婆总是以各种各样的借口,说乡村里空气不好,环境不好,需求在大城市养病或者调理身体,我丈夫什么都按照家里的恳求循规蹈矩,我心中窝火,可是又能怎样办,堵着气自己回了家。

    过几天婆婆来了,敲门声我一听就知道是婆婆,便去开门,翻开门一看,这太夸张了,大包小包不下七八个,这是打算在家我久居吗,再一看,小姑子也来了?老公无法,只能帮着他们搬,我沉默不语,没有协助,去做饭去了。

    晚上吃饭的时分一家人吃的很是调和,婆婆也在问我们最近工作还顺利吗,感情又没有矛盾,我都逐一作了回答,吃完饭婆婆又洗水果又刷碗的,我怎样好意义让一个老人家去做家务活,便抢着去干,本来这一切看起来都很和睦,可没想到的是,在客厅坐下后,婆婆说自己生病怕传染给小姑子,让她晚上跟我一个房间,婆婆单独睡一个房间,那老公怎样办?!我还没等着反驳,老公说他自己睡沙发,我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瞪过去,那他想睡沙发就自己睡吧。

    第二天我早早起床,今天是高中同窗的聚会,打扮了一番就出门了,开开心心玩了一天,下午老公来接我回家,可是推开房门一看,客厅里呈现了一个不熟习的面孔。我问这是怎样回事,婆婆说,小姑子的男朋友想来我家借住一晚,这太过火了!婆婆的意义是让我跟老公一同腾出房间?没想到她却启齿说,往常外面的酒店条件也不错,想让我和老公两个人让我们进来住几个晚上。我斜眼一看,小姑子再随意动我的东西,我说不太习气与别人共用化装品,婆婆质问我,我的化装品那么多用一下怎样了,我看向老公,说,这是我的家,还要听命于其他人吗?老公却指摘我说我这样顶撞婆婆是对晚辈的不尊重,我觉得这真是可笑至极,我的婆婆有尊重过我吗?